右侧
你想知道的我有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运营技巧 > 正文

书名-关于镜子的神秘故事(《怪镜子》)

作者:metwinkle发布时间:2022-11-24分类:运营技巧浏览:6评论:0


导读:镜之怪谈本文核心词:在家里,我找到了在街边小摊上买的那本书。书中有一些老套的鬼故事。其中一个,《古镜》,曾经被张震用来讲鬼故事,还被拍成了电影,《怪谈之...

镜之怪谈

本文核心词:

在家里,我找到了在街边小摊上买的那本书。书中有一些老套的鬼故事。其中一个,《古镜》,曾经被张震用来讲鬼故事,还被拍成了电影,《怪谈之魔镜》。但是,原来的故事比这个更复杂,更有趣。只是因为年代的关系,作者的笔法比较老套,缺乏悬念。不过,看了开头就很容易猜到了。

据说这个故事起源于《古镜怪谈》。对此我没有做任何考证,先放一放。

景芝传奇

向导

树在跳舞,院子里的一个年轻女人在桌子下面倒酒。她不时擦去脸上的泪水,一旁的丫鬟一脸茫然。

刘清,一个女人,曾经是燕化巷的老大。两年前,她被王家少爷赎回,嫁入门下,做了王少少的三房姨娘。王家富甲一方,住进王家后过着奢华的生活。然而王家对她百般照顾,却好景不长。王家人年轻时生性风流,久而久之被冷落,很快就和别的女人有了瓜葛。

年初,少少把那女人娶了回来,然后开车把她送到了西院。虽然环境还不错,但刘清咽不下这口气。她几次想找少少理论,对方真的不理她。刘悦越来越生气,一杯接一杯地倒酒,不知不觉中,她就醉了。她喝醉了就开始向丫鬟诉苦,结果变成了胡言乱语。

当她正在兴奋地谈话时,大门突然打开了。此时,已是漆黑的夜晚。我看见这个人提着一个灯笼,灯笼上写着“王”两个大字。丫鬟急忙上前问是谁来了。

“啊,是位绅士。什么风把你吹来了?”女仆故意提高了声音。

我听说刘清来了,擦了擦眼泪,马上起身迎接她。王家一家人今天似乎很高兴,他们的脸上充满了自豪。

“宝贝,我来看你了。你幸福吗?”

“你还知道来?”

“不,我怎么会忘记你呢?过来让我吻你.哟,喝,来,我陪你喝几杯。”

刘清的女仆被告知去拿些桌子和饮料,两个男人上了简单的小菜,开始推杯换盏,有时甜言蜜语。

“春红,深夜下去,有事我给你打电话。”王家少点了,看着他们回房间休息。

春红也累了,回到房间很快就睡着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她突然醒了。她准备出去接手,天亮前回来睡觉。

这房子是那种有走廊的房子。刘清住在东屋,春红住在西屋。当她打开门时,她发现刘清的门是开着的,房间里的灯亮着。刘清穿着一件红色的连衣裙,背对着她坐在梳妆台上。那件衣服是她嫁给王家时穿的婚纱。她只是一动不动地坐在那里,房间里似乎有一个人影在晃动。估计是王大少。也许两个人要去睡觉,对吗?

她太累了,所以她直接回房间睡觉了。

我不知道她睡了多久。她突然被一种奇怪的声音惊醒。她睁开眼睛告诉我。声音是真实的,来自东屋。这似乎是刘清的声音,我不知道它是哭还是笑。

我不想过去,但如果我有事,我会被刘清骂,所以她下了床,没有穿鞋子就过去了。在走廊里,她看到刘清仍然一动不动地坐在那里,房间里有一个人影在晃动。虽然她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时候,但至少她能感觉到,她已经很久没有发号施令了。谁能在一个姿势坐这么久不改变姿势?

走到家门口的时候,她觉得脚下好像踩到了什么东西,又湿又粘。她想都没想:“夫人,你不睡觉吗?”她小心翼翼地问道,柳青仍然坐在那里一动不动。

“夫人,你怎么了?”说着她走进房间,房间里的灯光昏暗,春红走到柳青身后,正要伸手拍拍她的肩膀。然后她发出一声凄厉的尖叫,转身跑了出去,但是抬头又尖叫了一声,然后眼前一片漆黑,我什么都不知道。

天亮了,衙门里的人在院子里站成两排,肩上挎着大刀。县长正在用验尸员检查房间。死者是两个人,其中一个是王家人。好像是被吊死的,死的很惨。他的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他脖子上的勒痕不像是上吊的。好像是他用绳子在上面蹭过,皮面已经磨破了。

另一个死者是他的第四个姑姑刘清。她是用剪刀刺穿喉咙而死的,死前还穿着衣服。剪刀直接刺穿了她的喉咙,鲜血溅到了梳妆台上的椭圆形镜子上。镜子已经被鲜血染红了,还在往下流。非常令人震惊。

但最诡异的是,她的脸上居然在笑。

经过一番判断,郡公得出结论,两人都是殉情。至于原因,不得而知。唯一能看到过程的女孩春红被惊醒后大叫一声,失去了理智.她疯了。

王家还不到王家的独生子,王的爷爷还指望他传宗接代。可是发生了这么惨烈的意外,王的爷爷喊了一声“委屈,委屈”,然后就病倒了,没多久就嗝出来了。他死后,王家声名狼藉,于是在当地销声匿迹,再也没有人提起他们。

没人知道那天晚上发生了什么。

姐姐的礼物

民国时期的上海是最混乱的时候,租界和码头混在一起。对于普通人来说,在这样的地方生存甚至比登天还难,但在这样的地方仍然有一个和平和清澈的地方。

刘燕今年47岁。她的丈夫顾去世后,她一直和她的仆人阿英生活在一起。刘燕的丈夫最初是一个著名的买办。虽然他没有著名商人达加富有,但他也是一个富人。而且,他留下了乐善好施的好名声,就连被告席上的那些黑帮也对他有些敬意。

但他十几年前死于意外,诺大的财产瞬间就完了。幸运的是,他留下了足够的资产,让曾经是金丝雀的刘燕挥霍一生。

他们家在租界深处,是外国人盖的那种洋楼。独门独院前有庭院,屋后有花园。如今,这种洋楼也是当地有钱人的首选。

丈夫死后,刘燕的生活就是每天和附近的富婆们打牌或购物。可以说,这十年她都是在牌桌前度过的,每天都玩到很晚,家里的一切都是英格丽打理,所以过着悠闲的生活。

明天是刘燕的生日。在那些奢侈的计划下,他们喝了很多酒。刘燕到家时,天快亮了。当她打开房子时,她在客厅里发现了一个物体。那是一个旧梳妆台,全部是深红色的,上面刻着金色的图案,四个精致的抽屉,中间是一面椭圆形的镜子。它看起来很有时代感。

刘燕感到非常奇怪。家里怎么会有这种东西?英格丽德拿回来了吗?

她走到梳妆台前,用手摸了摸。虽然满是岁月的痕迹,但摸上去很光滑,似乎有人经常打理。她一边抚摸着自己的心灵,一边想:这东西看起来很旧,应该是个古董,可能还很值钱。

她这样想着,眼睛盯着椭圆形的大镜子,然后发出一声尖叫:“啊,啊,啊,啊!”她发现镜子里自己的脸被放大了好几倍,几乎全是自己的脸,脸白得像一张白纸。她吓得往后退了几步,然后看着镜子,镜子里的她恢复了正常的样子。

“英格丽,英格丽,过来!”

英已经睡了,被叫醒,揉着惺忪的眼睛说:“太太,什么事?”

“这东西在哪里?你搬回来了吗?”

“不是,是今天早上你走后送来的,说是你姐姐送的生日礼物。那些人放下东西就走了。”

“姐姐?我姐姐已经去世十多年了。她怎么能送礼物呢?叫人明天把它搬走,真是一坨屎。”

“是的,夫人,我明天会叫人搬走的。”

“对了,你看到那个说是我妹妹的人了吗?”

“没有,都是送货员。”

“哦,你下去吧。”

刘燕回到房间,坐在床上反复思考,“姐姐,梳妆台呢.妹子~梳妆台,妹子!没错!”

刘燕的姐姐比她大几岁。她记得在她很小的时候,有一天她从外面弄了一个梳妆台,放在她的房间里。据说是她男朋友送给她的。有一天,她不在家,就去姐姐房间玩,在那个梳妆台上发现了一条精致的项链。女生天生抗拒不了这种东西,她就偷偷把项链放在口袋里,以为没人知道。

但是晚上妹妹回来发现项链不见了,直接问她:“小燕,你是不是拿了我妹妹的项链?”

“不不,我,我没拿。”

“你骗不了我。镜子告诉我是你拿的。不信你跟我来。”姐姐把她带到房间,让她站在镜子前。

“晓燕,我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你拿了吗?”

“不,不是,我没拿!”

妹妹神秘地笑了笑,然后打开梳妆台上的一个抽屉,从里面拿出一张纸条。她瞥了一眼,把它转向刘燕。“看,镜子已经告诉我了。”刘燕惊讶地睁大了眼睛。

纸条上写着:项链在刘燕的口袋里.刘燕不得不交出它。从此,她对梳妆台产生了一种恐惧感和神秘感,一直不敢进姐姐的房间,直到姐姐结婚,把梳妆台带在身边。

虽然她后来知道梳妆台没有魔力,童年留下的印象永远无法抹去,但死去十多年的姐姐的梳妆台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第二天,英格丽生病了,她不得不把梳妆台放在一边。今天是她的生日,那些有钱又太自然的都不会错过这一天,所以早早约她出来玩。

刘燕到家时已经是半夜了,她今天喝了太多的酒,所以她先洗了个澡。

从洗手间出来,她不自觉地揉了揉头发,来到梳妆台前。女人看到镜子的时候会有意无意的看自己,这是一种习惯。她顺手拿起一把木梳梳头,可是梳的时候发现镜子里的头发都掉光了,掉了好多,直到从头皮里漏出来。刘燕下意识地扔掉了木梳,用手摸了摸她的头,发现它在她头上长得很好,但它根本没有掉下来。

同时,她发现镜子里的自己,光头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对着自己微笑。

“英格丽,英格丽~”但是没有人回答她。

然后她发现镜子里光秃秃的自己对着自己举起了手臂,然后伸出了一根手指,几乎伸出了镜子。刘燕吓得坐在地上:“你在干什么?”你到底是谁?”我没有回答镜子里的她。一个手指指着梳妆台上的一个位置。

刘燕似乎明白了什么。她颤抖着站起来,打开了一个放着手指的小抽屉。

里面有一张纸,刘燕把它展开,用红色写道:二十年前的今天,他悲惨地死去了!

刘燕再次照镜子,她恢复了正常.记忆在她脑海中闪现!

刘燕和姐姐在同一所学校读书的时候,她勾搭上了一个同校的男生,两人一直约会到毕业,但他们不知道的是,这个男生也是刘燕暗恋的对象。

那天是刘燕的生日,我姐姐去给刘燕买礼物。这时,男孩来了,给刘燕带来了一件漂亮的衣服。刘燕戴上它后非常高兴,但男孩问他姐姐接下来去了哪里,刘燕简单地编造了一个谎言,说她姐姐要很晚才会回来。

男孩想去刘燕,但缠着他带自己去玩。否则,他和他妹妹的关系就毁了。男的没办法,只能带她去玩。两个人在附近的山坡上玩了一会儿。刘燕想尽办法试探男孩,男孩却三言两语留住了妹妹,一直心不在焉。嫉妒之火在刘燕心中燃烧。

就在两个人走在悬崖边上的时候,刘燕突然被一股不知名的火所驱使:推他下去,推他下去,推他下去,推他下去。

那天晚上,雨下得很大,第二天,在天门的山脚下发现了一具像腐肉一样倒下的尸体.不用说,这是那个男孩的。

但是这么多年过去了,刘燕对此毫无悔意,甚至早就忘记了。但是这么多年过去了,她真的没指望除了她自己还有谁知道这些事。会是谁呢?这个梳妆台真的有某种魔力吗?

她又来到梳妆台前,仔细看了看。突然,一阵刺耳的电话铃声响起,吓得刘燕差点跳起来。她急忙跑到电话旁,拿起听筒:“喂,哪位?”

一个低沉而诡异的女人声音从那边传来,“我们的游戏从这里开始。”说完,对方挂了电话。

刘燕吓得大叫一声扔掉了听筒,坐在地上大哭起来.“是谁,你在干什么?”

“夫人,夫人,你怎么了?”冉莹走出房间。她拥抱了失控的刘燕。

“英,镜子,把那个梳妆台扔掉,扔掉!”但她发现英格丽没有看自己,而是盯着梳妆台上方的镜子,眼神中充满了恐惧。

“夫人,你认为那是谁?”她慢慢地用手指指着镜子。

回头一看,柳岩在镜子里看到了一个女人。那个女人面无表情地盯着刘燕。对她来说最不可思议的是镜子里的女人没有颜色,就像一张黑白照片。不,确切地说是一幅肖像。刘燕认出了这幅画像,那是她自己的妹妹。

我姐姐去世的时候,葬礼上的画像是这样的.刘燕没喊一声就昏过去了。

当她醒来时,她发现自己躺在床上。她旁边的阿英已经趴在桌子上睡着了。“阿英,阿英。”刘燕叫了两声,英格丽德醒了。“夫人,你醒了。”“我为什么会在这里?现在几点了?”“昨天你回来后老婆在客厅大喊,然后你就晕倒了。我打电话给医生给你做检查,他说你只是喝醉了。你都睡了十几个小时了,已经是晚上了。”刘燕仔细回忆了他的经历。

“梳妆台,英,你把那个梳妆台处理掉了吗?”

“不,我一直在照顾你。我该怎么管理?明天天一亮我就找人把它拿走。”

“英格丽,给我弄点吃的。我饿了。”

英格丽去了厨房,刘燕坐在床上,反复回忆她自己的经历。这个梳妆台真的有魔力吗?

“夫人,饭菜准备好了。来吃吧。”瑛的声音从外面传来,站了起来,突然感到眼前一黑。然后她觉得自己的视线变得有些模糊。也许她饿了?

当她来到客厅时,她发现桌子上没有食物,英格丽不知道去哪里了。

“英格丽,英格丽!”刘燕有点生气:“这个该死的英格丽竟敢骗我。”

她正要发作时,刺耳的电话响了。她赶紧走过去,拿起话筒:“哪位?这么晚打电话?”

“那个梳妆台不错,是不是?呵呵,现在你打开梳妆台最下面的抽屉。里面有给你的礼物。”

说完电话挂断了,不给刘燕说话的机会。

刘燕小心翼翼地来到梳妆台前,蹑手蹑脚地打开梳妆台下的最后一个抽屉。

里面是一个精致的木箱。她打开它,上面有一张照片。是一个中年人,戴着眼镜,穿着白色西装,看起来很有风度。

然而,看到这张照片后,刘燕竟然大叫了一声,照片和盒子一起掉在了地上:“不可能,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然后她尖叫了一声,一把黑色的手枪从盒子里掉了出来。

“夫人,夫人,你怎么了?”阿英从厨房跑出来抱住刘燕:“手,手枪,死人,手枪~!”

她的疯狂状态让阿英不知所措。“夫人,冷静点,也许我在跟你开玩笑,夫人,夫人。”正在这时,电话又响了,刘燕害怕地坐在地上,不停地后退:“别害怕,夫人。我去接电话。我来回答。”英格丽德来到电话旁,拿起了听筒。然后她看着刘燕。

“夫人,这是给你的。”她的表情有些奇怪。

“我不会回答,我不会回答”

“夫人,过来接电话。来吧,快点。”英格丽德说完,放下话筒,来到刘燕面前。刘燕差点被英格丽德拽到电话旁,然后强行把听筒塞到她手里。

那个低沉的女声说,“顾太太,你认识照片上的手枪和那个人吗?很多年前,外面的夜和今天一样风很大,哈哈哈哈哈哈哈……”

电话又挂了,刘燕坐在地上。她记得。

与的丈夫顾结婚后,他们两人并不幸福。虽然顾石昊是一个非常优雅的人,但他无法忍受刘燕的桀骜不驯和专横的态度。这个女人为了自己的欲望什么都干得出来。婚后,两人经常吵架,久而久之顾连家门都不进了。

一天,经过一番争吵,顾愤然提出离婚。没想到,刘燕心平气和地答应了,更妙的是,三天后,两人做了最后的告别。三天后,顾来领他自己的东西,把他的房子和一些财产留给,而他只带了自己的衣服和常用物品。

刘燕特意做了一桌子菜作为两人的告别仪式。顾苦口婆心地劝今后要有所收敛。刘燕伤心地哭了,顾仍然好心地鼓励他。但就在这时,突然掏出手枪,对准顾的天灵盖,然后开了一枪。

一种熟悉的气味把她从记忆中拉了回来。那是火药的味道。那是她杀了丈夫后枪管里的味道。

她抬头一看,发现英格丽德正拿着那支手枪顶着自己的脑袋,眼里充满了仇恨。

“英格丽德,你在干什么?”

“顾太太,我想你们都已经记住了,我就不多说了。你还记得你姐姐是怎么死的吗?”

“我妹妹?是吗?”

“她被你活活逼死了。当你一次又一次的逼迫她,她不堪忍受折磨,最后服毒自杀。然后你在她的葬礼上流下了鳄鱼的眼泪。你以为她死了你就高枕无忧了?”

“你怎么知道的?你到底是谁?”

“你丈夫顾实在受不了你的飞扬跋扈。认识你姐后,两个人有了感情。这件事你自然知道。然后你杀了你丈夫,逼死了你妹妹,但你没想到,他们留下了一个孩子。现在这个孩子长大了,要给父母报仇了!"

“你,你是……”

一声枪响过后,旧梳妆台上的椭圆形大镜子被溅上了殷红的鲜血。

奶奶的嫁妆

很小的时候,因为各种原因,我一直住在外婆家,直到上学被父母接回城里。

据说我奶奶年轻时参加过革命,解放后在部队工作。她和我爷爷是在部队认识的,婚姻基本都是有组织的,不像现在的自由恋爱。然而,他们一直相爱着。

在他们的卧室里,有一个梳妆台,深红色的,刻着美丽的图案。梳妆台中央有一面大的椭圆形镜子。但是时间久了镜子边缘会生锈,玻璃不会生锈,但是时间久了会有一层珐琅,永远擦不干净。

听我妈说,这是我奶奶结婚时的嫁妆。已经很久了,现在属于古董了。

但是,我从来没有见过我奶奶或者其他人在这个梳妆台上梳洗。它总是在那里,我的祖母每隔一段时间就用抹布仔细擦洗它。最让我惊讶的是,放假的时候奶奶没有拿出一块红布盖在镜子上。我问她为什么,她说是为了避邪。至于细节,我不知道。

我记得那是在我6岁的时候,那是大年初一,所有的亲戚都来外婆家。我的舅舅、舅妈、表弟、表妹等大家庭很少在一起热闹。无一例外,镜子又被奶奶蒙住了。

我的小姑姑和我的叔叔才结婚几个月,很多事情都不知道。年轻女性爱美,她的包里装满了化妆品等等。结果因为这个出了点事。

当时大人们在外面聊天。我和表哥在院子里玩,突然听到物理系一声尖叫。我们跑进屋里想看看发生了什么事,看到我的小姑姑慌慌张张地指着里屋大喊有鬼。每个人都朝里屋看了看,但除了一些家具和一张双人床,什么也没有。

我觉得很好笑,但是后来我笑不出来了,因为我不小心看了一眼梳妆台上的镜子。上面的红布已经被剥掉了,露出了那面沾满泥污的大镜子。我站在镜子前,却看到镜子里映出的人不是我,而是一个中年妇女。她似乎坐在镜子的另一边看着我,脸上带着微笑。虽然我很小,但我能感觉到。

我惊恐地大叫,捂住眼睛,转过神曲。每个人都看着我。我指着镜子说:“里面有个老女人在对我笑~”我吓得不敢再看那面镜子。

“别害怕,这里没有老太太。你看,一个也没有。”听到这里,我小心翼翼地移开了手,回头看了看镜子,镜子里映出了我们所有人。

奶奶听到声音就从厨房冲了出来。她看到镜子上的红布已经被揭下,二话没说,拿起红布又盖上了。然后她转过身对大家说:“谁都别碰!”然后我又去了厨房。

之后我在这个梳妆台和这个镜子上有了阴影。随着年龄的增长,阴影渐渐淡去。然而,我仍然记得那天看到的画面。后来我照了几次镜子,都只能照出自己的脸。我甚至怀疑梳妆台上有什么机关按钮。然而,仔细搜查后,我什么也没发现。

17岁那年,爷爷去世了,家里人想把奶奶带走方便照顾。但她说不走,大家都打不过她,只好作罢。他们工作都很忙,就请附近一个很热心的阿姨帮忙照看。阿姨白天在家忙,晚上干脆就和我奶奶在一起。她睡在外屋,我奶奶睡在里屋。

有一天,我突然接到阿姨的电话。我奶奶去世了,我们都赶过去了。葬礼结束后,大家都去讨论老人留下的财产。平时关系再好,只要涉及到钱,肯定会吵架。我两个叔叔为此吵过架。我的小姑姑不是一个脾气好的人,甚至开始骂妈妈。

后来在大家的劝说下,暂时休战,当晚大家都住在这里。虽然他们害怕,但他们都硬着头皮住在这里,以便得到他们理想中的钱。

因为空间小,我和我妈还有我姨就睡在我奶奶生前的床上。我奶奶对我很好,我也不怕。

但是半夜睡觉的时候,突然听到房间里有女人的声音。我不知道这是哭还是笑。我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然后发现一个人坐在梳妆台前。我被吓醒了姨妈,姨妈看见了,马上开灯。

是我的小阿姨,她不知道什么时候进来的。背对着床坐在梳妆台前,好像在化妆,嘴里还在唱歌,好像是某种戏剧。

“你半夜不睡觉在这里干什么?”我姑姑生气地问她。

她没有回答。她仍在唱歌和开玩笑。阿姨又问了一遍才开口:“我去补妆。”

“半夜需要化什么妆?赶紧睡觉吧。”我妈不耐烦的说,但是说完这话,我们都觉得不对劲。3354刚才没开灯。她是怎么摸黑补妆的?

就在这时,小阿姨突然说:“你看我的化妆画好看吗?”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们三个人同时发出一声尖叫。

我看到小阿姨整个脸都被自己用刀划了,还涂了白色。不知道是粉还是什么。鲜红的血与白色形成鲜明的对比,在昏暗的灯光下显得格外吓人。

叫声吵醒了其他人,舅舅他们来看这一幕都吓呆了。他们赶紧带我小姑姑出去洗脸。

这是什么样的恶?

他们都在说这个,我却不小心看了一眼镜子,镜子里有我自己的影子,但是她的打扮和表情跟我完全不一样。

后来小阿姨疯了,外婆的房子卖了,钱大家分。梳妆台卖给了旧货店,虽然大家都觉得它好像是古董,会很值钱,但是没人敢想。

太奇怪了。

变脸——变脸

在酒馆里,王守诚结结巴巴地听着李的白话。

“我告诉你,我也不敢相信,但它发生了。我发了财也不会忘记你的。”

“怎么了?你这么久都没说清楚。慢慢说。”

李给倒上另一杯酒:“你必须对我保守这个秘密。事情是这样的。就在之前,我突然收到一封我的一个叔叔写的信。他跟王海说要在江城做大生意,但是他老了,没有孩子。可是他奋斗了一辈子,留下了一个亿以上的财富,也没有人继承,就想到了我。”

“所以你这是意外之财?你的人生有很多起起落落。”

“也别这么说。我从未见过我叔叔,除了这封信,我们没有任何交集。那时候不承认也不会更尴尬,所以这是我现在最担心的。”

“嗯,这有什么难的?你家里应该有一些明显的信物吧?比如老人留下的遗嘱或者老人用过的东西,只要你叔叔能知道,你一定要带。”

“嘿,你说的话提醒了我。我们家有一个水烟袋,是我爷爷在世的时候用过的。据说他年轻的时候用过这个。这个东西肯定管用。请先喝我去洗手间。”王守成说着连忙跑向洗手间。

李看着他的背影,心想:这样的好事怎么会落到一个失败者身上呢?这样一个连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的窝囊废竟然有这样的命运,可是他学历很高,思维敏锐,却至今只能在一个不起眼的小公司里做一个普通的文员,这是多么可悲啊。

这位老人从未见过这种产品。如果他看到这个产品,他会后悔的。“嗯?”李的脑海里突然想被一道闪电闪过:我从来没有见过她.也就是说,谁要那个所谓的“令牌”,谁就是王守诚。

“你为什么不喝?来吧,来吧,再来点啤酒。也许我走了以后我们什么时候能再喝一杯?”一边整理衣服,王守成一边召唤服务员上啤酒。

“守城,你以前没听你爸妈提起过你叔叔什么?”

“以前也提过,不过都是说他怎么有钱怎么有脑子。其余的,他们似乎不太了解。”

“如果你在那里过得好,别忘了我哥哥~”

“喂,这是哪里?如果我在那里成功了,我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打电话给你。我们会分享快乐。”

“过来喝。”

两人干了几瓶啤酒,然后一直保持清醒的李把王守成送回家。

四天后,李出现在江城火车站的出站口。他拿着信和破旧的水烟袋。他现在的身份是王守成。

根据信上的地址,他很容易就找到了王海的家,那是一栋靠海的别墅。在门外,他上下打量着房子。如果不是这样,恐怕下辈子也不会拥有这样的房子。

他向前来开门的老管家解释他在做什么。老管家看了看他,让他进屋。在客厅里,他看到了王海。他看起来很老。按说,以他的年龄和条件,不应该如此。他怎么了?

经过一番介绍和信物的证明,最后,“伯侄关系认出了对方”,两个人痛哭流涕。李暗暗佩服他的演技。

“守城,你以后就住在这里。后来陈波带你去住处,我身体不方便就不陪了。”

“好叔叔,你注意休息。”

带着李来到后院,那里还有另外一栋两层小楼。李开门后,惊呆了。房间里堆满了无法确定年代的古老家具。看来应该属于价值不可估量的收藏品。两人来到二楼。楼上有一个大厅,一边是走廊,两边是房间。大厅似乎刚刚粉刷过,你可以闻到一些油漆味。

“你可以住在这些房间中的任何一间。你来之前,我主收拾了一下,看看是否满意?”

李选了一个他满意的房间,把他的行李放了进去。陈波给了他一串钥匙:吃饭时我给你打电话。请先休息一下。然后他就走了。

李躺在床上想着自己这几天的经历。那天晚上,他送王守成回家后,王守成喝得烂醉如泥。他趁王守成呕吐之机把他淹死在浴缸里,然后假装喝多了死了。

然后他假惺惺的要求车送他去医院。如他所料,王守成经抢救无效死亡。

王守成的父母早在几年前就因车祸去世了。他身边的亲人很少,即使有别人也不想联系他。没人问他们在闹市穷不穷。

他理所当然的得到了王守成的地位,然后辞掉了现在的工作,坐火车去了江城。

他已经在江城呆了三四天了。除了吃饭,王海几乎不露面。他每天在这里无所事事,忧心忡忡。

今天早上,在他起床之前,他听到有人在外面敲门。他急忙下楼去开门。陈波站在门外,后面跟着几个穿着工作服的工人,他们抬着一个大箱子,等在门外。

“大人喜欢古玩,又找到了这个物件,就放在二楼大堂吧!”之后,他指示工人把大箱子抬到二楼。当盒子被打开时,一个旧梳妆台出现在人们面前。

它是深红色的,上面有金色的图案和精美的雕刻。梳妆台中间有一面很大的椭圆形镜子,年代久远,镜子边缘都生锈了。

把东西放好后,陈波和工人们一起离开了。李对古董一无所知,看了几遍就回自己房间了。

无聊的一天又过去了。李去街上买了几瓶啤酒,打算熬夜。那天晚上,他坐在房间里喝着啤酒,思考着下一步该做什么。

不知不觉,他就到了顶上。他喝完瓶子准备睡觉,但就在这时,外面有声音。一开始,他以为是院子里传来的声音,但仔细一听,声音就在这间房子里,而且是从外面的大厅传来的。

是陈伯来吗?因为除了他之外只有陈波有房子的钥匙,所以他推开门喊道:“陈波,是你吗?”没有回答,声音也没了。

但与此同时,他发现大厅里的灯还亮着。他记得他没有开灯。他是不是糊涂了,忘记了?

于是他走过去关灯,然后他又看到了梳妆台。鲜红的梳妆台在全白的房间里格外显眼,他忍不住走到梳妆台前仔细看了看。除了年龄之外,没有什么特别的。然后他看了一眼镜子,镜子里的他显得憔悴而苍白。

李关了灯,回到自己的房间,但他没有注意到的是,镜子里自己的影子还在。影子一直盯着他,直到他走进房间关上门,然后露出一个诡异的笑容,然后就消失了。

第二天,陈波来请他吃饭,但当他开门时,陈波愣了一下。吃饭时王海一直看着他,这让李很不舒服。

“你在这里住得习惯吗?”

“啊,挺好的。我正在慢慢习惯。”

“有什么需要,一定要说出来,注意休息。”

“是的,叔叔。”

饭后,李决定和出去走走。它离城市很远,所以他需要乘出租车去那里。李买了一些适合在南方穿的衣服,然后在街上逛了逛才回去。

回到房间,他准备试穿自己买的衣服,但打开后,他愣住了。不,他买的是格子衬衫。怎么变成灰色t恤了?最让他不爽的是,这件衣服居然和王守成平时穿的是一个款式。王守诚死的时候,穿的就是这件衣服。他想还,但恐怕他现在回去就关门了。明天再说吧。

洗澡的时候,他不小心照了照镜子,然后他愣了一会儿,因为他发现自己的样子好像变了,但是又说不出哪里变了。

那天晚上,他刚有点困,耳边就传来稀稀拉拉的声音。他突然醒了,睁开眼睛确认了一下,声音是外面传来的。他看了一眼门,突然醒了。透过门下的缝隙,他看到外面有灯光。明明客厅的灯亮着,他却根本没开。

李有点害怕,但想一探究竟,于是他从床上爬起来,小心翼翼地打开房门往外看。外面什么也没有,只有一条空空的走廊。会不会是老鼠?

老鼠也不能开灯?

他只是打开门走了出去。他看了每个房间,什么都没有。他下了楼,除了那些古董什么都没有。

“我的记忆力有问题吗?”于是他走上楼梯,这时他看到梳妆台正对着楼梯,不经意地瞥了一眼镜子。

“啊,可能是白天走路太累了吧?嗯?没有~!”他发现镜子里的人根本不是自己。他又看了看镜子。里面是一个和他年龄差不多的中年人,皮肤有些黝黑,一双毫无生气的眼睛,长着酒渣鼻.他对这张脸太熟悉了。他的名字叫王守诚!

我竟然在镜子里看到了王守诚。他迅速摸了摸自己的脸。镜子里的男人也在摸自己的脸。他举起了手。是他有鬼,还是这面镜子有问题?

这不是梦吧?他掐着自己,疼得咧嘴笑,镜子里的王守诚居然笑了。

“像我这样活着不是很有趣吗?哈哈哈哈哈!”

李大叫一声,转身就跑,但是当他走到楼梯口的时候,他停了下来,然后后退几步。一个男人正在上楼。那是一个身高两米多的男人,却没有脑袋。木制楼梯因沉重的脚步声而嘎吱作响。

李赶紧跑回房间,关上门,用桌子挡住了。脚步声越来越近,他的心提到了嗓子眼。

“先生,他死了。”

“他一进门,我就知道他是什么人。这小子还以为自己做得天衣无缝,哼!”

“先生,下一个呢?”

"你寄了这封信。"管家收到一封信,是写给他侄子的,却不知寄到哪里去了。

路的尽头是一样的

杨雄在别人眼里是绝对的成功。年纪轻轻经营一家科技公司,是当地纳税大户,十大青年之一。在外行人眼里,他的生活是天堂。

但我最清楚自己发生了什么。事实上,虽然杨雄看起来很富有,但他实际上负债累累。他的生意基本是拆东墙补西墙,睡不着觉。另外,他最近发现身体越来越差。因此,他决定暂时抛开公司的业务,放松一下。

为了放松,他甚至没有告诉妻子阿里,只说自己在洽谈一笔生意,于是去了一个遥远的古镇。在他看来,那个偏僻的小镇可能会放松他紧张的心情。

两天的火车让他感到身心俱疲。在一个干净的小旅馆住下后,他吃了几粒随身带的药片,然后蒙着头上床睡觉。第二天将近中午他才醒来,这可能是他这些年来睡得最好的一觉。

醒来后,他觉得真的神清气爽,决定出去走走。

这个城镇不大,但它历史悠久。据说从南宋就有了。街道上有一些古老的建筑,当地人穿着具有地方特色的民族服装。现在不是旅游旺季,所以街上的人不多。杨雄心情很好,在角落里吃了一碗炸酱面。吃完后,他觉得时间还早,决定去别的地方看看。

直到太阳下山他才往回走,但他突然发现自己迷路了。从这里是一条商业街,然后他拐了个弯找到了他的旅馆。但现在他发现眼前是一条老街,马路两边摆着各种旧家具。他刚才来的时候没看到这条街吗?

算了,四处问问。当他走进这条街时,他发现这里陈列的所有旧家具都是那种古董级别的。他对此一无所知,但看着那些柜子和屏风,他觉得这些东西很值钱。

“老师,请问清水巷怎么走?”他看到路边有个老人在收拾东西,就上去问了一下。老人回头看了他一眼,说:“清水巷?在那边。”老人指着相反的方向说,杨雄有点奇怪。虽然他是第一次来这里,但他的方向感应该不会出错。明明是在东方,老人却指着西方。这位老人估计自己是个外国人来愚弄自己。求人不如求己。

然而,根据他自己的判断,他走了一会儿,发现自己已经快出镇了。他没看见清水巷,就掉头往回走。他又见到了那个老人。

“喂,你怎么还在这附近转悠?清水巷在那边!”他再次指向西方。“哦,我只是随便看看。”“那你为什么不去我那看看有没有你喜欢的?”指着老人的房子,杨雄认为他反正在这里。即使他什么也没买,也可以进去看看。

房间里堆满了各种旧家具,他对此毫无兴趣。老人不停地介绍“你看,这一个是明代的,这一个是南宋的,这一个是清宫的,这一个是元代古墓出土的,绝对是……”老人发现杨雄站在一个角落里盯着什么东西。

“老师,你喜欢什么?”

“请问这个多少钱?”

熊看到老指着一张绯红色的梳妆台,老人先是愣愣地看了一会儿,然后说道,“这个嘛,我还真不好说,因为我也不知道这是什么年代。它看起来至少是民国以前的风格,但不是很像。”“就说多少钱?”杨雄的语气很坚定。

“老师,我来告诉你这个。我们不卖这个东西,因为它太邪恶了。”

“废话少说,开个价。”

“30万,我们负责发货。”

“我要买它。给我一张发票。”

杨雄在这里又呆了一天,然后匆匆返回。第二天回到家,几个送货员把梳妆台送到了他家。梳妆台放在家里,妻子阿里觉得很奇怪。家里装修成了现代风格,看着这么古色古香的东西很别扭。

“老公,这种东西你怎么买回来?”

“你会喜欢的。”丢下这句话后,杨雄开始仔细打量这个梳妆台,就像一个孩子看到一个喜欢的玩具,上下抚摸着它。

“老婆,你看这东西多好啊。你正在看这个。这简直就是一件艺术品。”

我觉得阿里杨雄有点不对劲,但我什么也说不出来。第二天,杨雄很早就出去了。阿里独自一人在家。她一边打扫房间一边看电视。当她打扫客厅时,她看到了梳妆台。这一次,她看得很仔细。深红色的梳妆台上雕刻着龙凤,还有几个精致的抽屉,中间放着一面椭圆形的大镜子。不过这个梳妆台在运输过程中好像沾了不少灰尘,尤其是镜子看起来模模糊糊的。

她拿着抹布仔细擦了擦,还特意准备了新抹布擦镜子。随着她擦洗镜子,渐渐清晰起来,但阿丽发现镜子里自己的脸已经被她擦掉了,只剩下下巴和身体站在那里。阿里大叫一声扔掉抹布,惊慌失措地用手摸自己的脸。还好她的脸在,然后她又找了一面镜子,还是好好的。

书名-关于镜子的神秘故事(《怪镜子》)

看着镜子又恢复正常。刚才是你的幻觉吗?她拿起抹布继续擦拭。这一次,没有出现奇怪的画面。

但是她对梳妆台有一种莫名的恐惧,她也说不出为什么。

这一天,杨雄回家告诉阿里,她要出国和别人谈一笔重要的生意,所以她需要离开家一段时间。虽然阿里不愿意去杨雄,但也很难说出口。

杨雄走后,阿里独自一人住在家里。她没有任何朋友,也不喜欢和别人交往。每天,她打扫房间,看电视。那天晚上已经很晚了,她准备洗澡睡觉。洗完澡后,她觉得心情非常好,因为今天她接到电话说杨雄明天会回家。

走到客厅,她习惯站在梳妆台的镜子前晃脖子。左右摇了两下,她发现自己的头居然掉下来了。阿丽发出一声尖叫,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头,但镜子里那个无头的自己还站在那里,她用苍白的手臂向阿丽招手。阿里想向后倒,但她的身体不听她的。

就在阿丽走到梳妆台前的时候,镜子里的手竟然伸向了她,无头的尸体在不断靠近,血已经流到镜子上。

第二天早上,杨雄兴高采烈地回到家:“阿里,我回来了。”

“阿里,阿里?”当他走到客厅,发现阿丽躺在梳妆台上时,以为阿丽睡着了,但一摸,发现已经完全凉了。杨雄迅速报警,法医鉴定阿里死于心肌梗塞。警察让杨雄平静下来,她正在哭泣,几乎要晕倒了。

“杨小姐,人不能死而复生。我为你的损失感到遗憾。我们有些问题要问你。”

“你妻子有心脏病史吗?”

“不,我可以保证这一点。恰恰相反,我有。”

“那你昨晚在哪里?”

“我要登上出国的飞机。这是我的票。”

“好吧,如果有什么新情况,我们会通知你的。”

“好的。”杨雄送走了警察,用眼泪擦了擦他的脸,然后他的脸上露出了满意的微笑。

一年前,杨雄给阿里买了一份高额的人身意外险,受益人是他自己。现在阿里死了。如果调查没有问题,杨雄将获得一大笔赔偿。这笔钱足够他堵住公司亏损的窟窿了,还剩下不少。这个计划他已经实施很久了,只是没想到来得这么快。他看着梳妆台,那是阿里死去的地方。我真的要感谢这个东西。

杨雄来到梳妆台前抚摸着梳妆台的棱角,然后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哈哈哈哈哈哈~忍不住笑了。

但是笑着笑着,他的笑容僵住了。他发现镜子里的自己好像不太对劲。他显然穿着西装,但他穿着一件蓝色的无领连衣裙。他知道那是死者穿的裹尸布。他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发生了什么事?怎么可能和他自己的衣服不一样?

镜子里的不就是自己吗?他举起右手,镜子里的他也举起右手,他在镜子里移动自己。

他揉了揉眼睛,又看了看。镜子里的他仍然穿着西装打着领带。他刚才眼花了吗?但是你能看清楚吗?

这时,电话响了,是保险公司打来的,和他商量赔偿事宜。杨雄匆匆赶了过去,当他回来时,已经是晚上了。他拖着疲惫的身子坐在沙发上,谈话进行得很顺利。保险公司愿意赔偿,过不了多久他就能拿到一大笔赔偿金。想到这,他的倦意一扫而空,起身拿起酒柜上的一瓶洋酒,一口一口喝了下去。他在

在他知道之前,他喝醉了,拿着酒瓶和玻璃杯在房间里跳舞。不知不觉中,他扭到了梳妆台前。他看了一眼《白日做梦》里的镜子,然后动作停止了,手里的杯子掉在了地上。

因为他看到身后躺着一个男人,一个白衣女子,头埋在肩上,长发垂在肩上,他认出那是刚刚死去的阿里。

他赶紧伸手去摸背,身后什么都没有。看看镜子里的阿里。他抬起头,对着他的脸说了些什么。他想摆脱阿里,但他无法摆脱她。

然后他感觉自己的呼吸变得急促起来,镜子里的阿里已经掐住了他的脖子:放开我,放开我,你这个死女人,放开我,我很快就有钱了。

一周后,物业接到投诉,小区有异味。气味来自杨雄的房子。保安报警后,警察赶到,打开了门。杨雄的尸体斜躺在客厅里,尸体已经发臭了。然而,他的眼睛睁得大大的,手还放在脖子上。他脖子上抓了几处血渍,嘴巴张得大大的,好像死前喊过救命。没有人知道他死前经历了什么。在现场,

尸体被带走了。

2005年,台北的一条老街上,一个胖胖的油油的成熟男人怀里抱着一个风骚的女人,两个人走进一家古董店。

“甜心,我听说买古董可以造一栋房子。平时很少去你那里。你一个人不总是害怕吗?这点你可以放心。”

“切,我不相信这一套。死人用的东西都不招鬼就不错了,还有镇宅?”

“不要小看这一点。刚刚买了一个古代官员的棺材,放在公司屋顶上发财。不然怎么能称之为“抬棺发财”呢?哈哈。”

“老板,这梳妆台是什么时代的?”

“哦,叶老板,你又来了。坐下。”

“这个梳妆台是大陆的,有一百年历史了。如果买了,一定会带来好运。”

“开个价。”

“哟,就是它。多丑啊。看看那面镜子有多脏。”

“甜心,你不明白越老越值钱。”

谈好价钱,付了定金后,老板叶然带着骚女人走了:“你什么时候才能把那个黄脸婆赶走?”早就等不及了。"

“唉,你急什么呢?她迟早会是你的。”

梳妆台的镜子里映出两个人的背影和街道,不同的是明明是晴天,镜子里却是阴沉沉的,两个人身边飘着一片片纸钱,随风散落。

结束


欢迎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