右侧
你想知道的我有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生活常识 > 正文

红星深度|13080还是14090?2亿人“被高血压”背后的“正常高值”之争

作者:metwinkle发布时间:2022-11-18分类:生活常识浏览:7评论:0


导读:据东方IC红星新闻记者胡吴洋北京报道。编辑秋田据中华心血管病杂志微信微信官方账号,发表于11月13日《中国高血压临床实践指南》(以下简称《指...

据东方IC

红星深度|13080还是14090?2亿人“被高血压”背后的“正常高值”之争

红星新闻记者胡吴洋北京报道。

编辑秋田

据中华心血管病杂志微信微信官方账号,发表于11月13日《中国高血压临床实践指南》(以下简称《指南》)。055-79000建议将我国成人高血压诊断阈值由140/90mmHg下调至130/80 mmHg。《指南》由国家心血管病中心、中华医学会、中华医学会高血压专业委员会、中华医学会心血管分会、海峡两岸医药卫生交流协会高血压专业委员会共同制定。相关新闻经媒体报道后,引发广泛关注。

11月15日,国家卫健委宣布,目前国家未对成人高血压诊断标准进行调整。由专业机构、行业学协会、个人等自行发布的指南、共识等,为专家的研究成果,不作为国家疾病诊断标准。

红星新闻记者发现,目前《指南》中《指南》的网络预出版环节已经失效。根据以上微信微信官方账号消息,《中华心血管病杂志》将于2022年11月24日第十一期《指南》正式发表。

标变影响几何?《中华心血管病杂志》,根据全国调查数据,我国18岁及以上成年人中,SBP(收缩压)为130~139 mmHg和/或DBP(舒张压)为80 ~ 89 mmHg的比例为23.2%。预计总人数近2.43亿,这个血压区间的人群主要是18-54岁的年轻人。《指南》还表示,根据最新国际指南推荐的抗高血压药物治疗起始标准,我国35岁及以上成人中,SBP130~139 mmHg和/或DBP80~89 mmHg的人群中有22.7%需要抗高血压药物治疗,总人数估计为3990万。

福建省心血管病研究所教授、主任医师陈晖了解了这个《指南》的配方。文章发表后,她还与《指南》的创始人兼首席专家、中国医学科学院阜外医院教授蔡骏进行了交流。她告诉红星新闻记者,《指南》的初衷是好的,但《指南》的临床修改涉及面广,需要国家卫健委做出回应。研究表明,加强降压对人体是有好处的,特别是对老年人,所以希望关注正常高值的群体。

但陈晖认为,高血压标准的修订有点激进,可能会在实施过程中走样,导致用药人数翻倍,增加个人和国家医保负担。她认为,应该回归到加强对正常人和高价值人群的生活方式干预。

诊断标准的分歧

国际上早有不同声音

国家卫健委指出,关于高血压的诊断标准,2005年、2010年、2017年国家卫生行政部门发布的宣传教育要点、防治指南、临床路径均明确:成人高血压的诊断标准为非同日3次血压超过140/90mmHg

据CBN报道:目前,未参与上述《指南》制定的中国高血压联盟、中国国际医疗保健促进会高血压分会、中国老年医学会高血压分会、国家卫健委高血压诊疗重点实验室、上海高血压研究所已联合向国家卫健委提交声明,阐述相关立场并给出相关建议。

红星新闻记者注意到,2010年发布的防控指南是《指南》。该指南的最新版本于2018年修订。作者为中国高血压防治指南修订委员会、高血压联盟(中国)、中华医学会心血管学分会、中华医学会高血压专业委员会、中国国际保健促进会高血压分会、中国老年医学会高血压分会。两版均由中国医学科学院阜外医院院长、北京高血压研究所所长、世界高血压联合会前主席刘领衔。

世界卫生组织根据国内外相关指南,于1977年提出160/95mmHg的标准,1997年改为140/90mmHg,被世界各国广泛采用,沿用至今。

2017年,美国心脏病学会(ACC)/美国心脏协会

2022年5月,中国台湾省心脏病学会和台湾省高血压学会联合出版的《指南》将高血压的诊断标准降低到130/80mmHg。中国台北荣民总医院教授江曾在一次两岸学术研讨会上指出,随着相关研究的深入,国际上对高血压的设置也存在差异。不同的学术组织有不同的降压目标,大致可以分为主动降压、传统降压和被动降压三组。

755-79000制定组专家、河北省人民医院副院长郭在其个人微信微信官方账号中写道,不同的学者和学术机构有不同的学术观点是正常的。这次下调标准是有原因和依据的,但其出发点和根本动机是一致的,就是为了更好地控制血压,最大限度地降低高血压对我国居民生命健康的危害。

血压130-139/80-89 mmHg的人是一个很有意思的群体。郭认为,《中国高血压防治指南》引起的争议让普通人关注自己的血压健康,关心自己可能是患者,这是好事。“如果是这样,会有更多的人主动少吃、多运动、减肥、戒烟、限酒、少盐、熬夜、放松、充足睡眠。”

正常高值的定义

血压不是单一、不变的数值

但是,低于诊断标准并不代表血压正常。通常,正常血压被定义为

国际上一般建议仅对SBP130~139mmHg的高危患者开始抗高血压药物治疗。《国际高血压实践指南》的另一个重要调整是,对于血压130-139mmHg/80-89mmHg合并0-2个心血管危险因素,生活方式干预3-6个月后血压仍不达标者,建议立即开始降压药物治疗。

陈晖解释道,人的血压本身就不是一个单一、不变的数值。目前使用的140/90mmHg,也是人群调查的结果。这个数值适用于大多数人,但对于一些个体来说,达到了也未必就可以真正确诊为高血压。

陈晖认为,医生首先应该加强对130/80 mmhg-140/90 mmhg之间正常高值人群的教育,通过生活方式干预,看是否可以逆转。过去的指南也强调了这一点。

“任何级别的高血压,首先都是非药物治疗。如果健康的生活方式达不到标准,那就考虑药物治疗。这是高血压治疗的一个原则。但是,如果130/80mmHg成为这个指南中的标准,制药公司就会用它来宣传,超过这个标准的人就会吃药。这将导致吸毒人数大量增加,个人和国家医保都将面临压力。”陈晖说。

标准调整的争议

不仅考虑临床研究,还要考虑国情

关于标准降低的依据,《2022年台湾高血压指南》建议说明引用了多项国内外研究,表明基于观察性研究证据,危害是存在的;基于临床试验证据,干预是有效的。但随后学术界发出了不同的声音。

北京高血压研究所所长、世界高血压联合会前主席刘近日表示,目前没有高质量的证据表明,当血压在130~139mmHg/80~89mmHg范围内时,药物治疗会取得明显的益处。

中国高血压联盟会长、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瑞金医院教授王继光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也指出,到目前为止,国内外尚未有任何已发表的随机对照临床研究证实血压130-139/80-89mmHg的非高危患者可以通过降药获益,也没有任何研究证实这些人群药物治疗的安全性。王继光说,降低高血压的诊断标准不仅不适合中国国情,而且可能对非高血压人群造成严重的健康危害。

美国ACC/AHA2017高血压指南的调整在国际上也一直存在争议。比如2018年《指南》 (BMJ)发表了美国国家心血管中心和耶鲁大学的合作研究。人们认为,如果使用美国高血压指南的新定义,中美卫生系统将不堪重负,难以为继。

陈晖解释说美国将高血压指南中的标准降低到130/80mmHg,主要是因为美国有大量肥胖人群,影响高血压的危险因素已经很难控制。为了更好地达到血压标准,减少心脑肾并发症,美国的高血压标准低于其他国家

从成本效益的角度来看,在发布会上,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安贞医院教授赵东介绍,血压水平在130~139 mmHg和/或80~89 mmHg的人群多为中青年。降低诊断标准体现了推进防线,加强初期预防的思路,否则就会错过减少心血管疾病和其他由高血压引起的疾病的关键时机。对血压130~139/80~89mmHg人群进行生活方式干预,在非药物治疗无效时开始降压药物治疗,是降低高血压不良后果的重要窗口期。虽然降低高血压的诊断标准可能会导致前期治疗费用的增加(基于目前国家医保和药品集中采购政策,这种增加完全在可承受范围内),但从长期来看,预计用于严重并发症治疗的高额费用会大大降低,总体来说是划算的。

记者暂时没有注意到文章或《指南》的具体计算过程,给出了卫生经济学评价的证据。

陈晖说,中国与美国国情不同,中国的肥胖人群没有美国那么多,正常高值人群可以采用非药物治疗。同时,我国医疗资源相对不足,医保的承受能力有限。“临床《指南》的制定,不仅要考虑临床研究,还要考虑国情,比如国民的医疗承受能力,国民的健康水平。”

药企股价一度大涨

背后是否有利益推动?

一个医学指南的制定需要邀请各方面、各部门的专家。《指南》全文显示,指南制定工作组成员除心血管领域的临床医生和专家外,还包括肾内科、内分泌科、泌尿外科、血管外科、精神病学、流行病学、护理学、临床药学、卫生经济学等领域的专家和患者代表。红星新闻记者注意到,外部审计团队中有四名决策者。

055-79000创始人蔡骏近日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降低高血压诊断门槛是由国内50位心血管领域顶级专家一致投票决定的。据经济观察网报道,准则制定委员会的一位核心成员也表示,“绝大多数专家投了赞成票”。

红星新闻记者从相关人士处获悉,在这篇《英国医学杂志》发表前后,国内心血管领域曾进行过相关的讨论和研讨。

11月14日周一股市开盘,华海药业、人福药业、润都股份等高血压药公司股价大涨。对此,有网友质疑药企的利益推动。

红星新闻记者了解到,在资金来源方面,《指南》表示制剂所需资金来源于国家卫健委疾病预防控制局项目(T2021-ZC02)和中国医学科学院医药卫生科技创新项目(2021-I2M-1-007)。经费主要用于支付劳务费、信息费、差旅费和会议费,指南的推荐不受经费影响。

在利益冲突方面,《指南》表示所有作者声明没有利益冲突。上述接受经济观察网采访的指南制定委员会核心成员也表示,《指南》用的都是自己项目的研究经费,“没有拿药企的钱”。

(下载红星新闻,举报有奖!)


欢迎 发表评论: